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儿子去世,前儿媳起诉婆婆 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民终54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史×,女,

      委托代理人蔡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金×,女,

      委托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帆,女,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史×因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初字第361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规定,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史×的上诉请求是:请求一、法院判决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路×号×号楼×门×号房屋25%产权份额归史×所有或发回重审。二、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与贾×结婚时间为2002年5月,房屋过户时间为2004年,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属夫妻共同财产。二、房屋属于不动产,未经登记变更,不发生法律效力。三、贾×行使继承权的时间应为结婚之后,故其所继承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在诉讼中,其补充理由,其他继承人放弃的份额,应为对贾×的“赠与”。

      被上诉人金×辩称:认可一审法院判决,不同意史×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史×向一审法院起诉称:原告史×与被告金×之子贾×(已去世)于2013年9月10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写明双方无共同财产。2015年4月金×起诉贾×1,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史×才得知,贾×在与原告史×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通过继承方式得到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路×号×号楼×门×号房屋50%的产权份额,根据继承法的规定,该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路×号×号楼×门×号房屋25%产权份额归史×所有。

      金×在一审法院答辩称:争议房屋系贾×的婚前个人财产,贾×父亲在1998年去世,该房产发生继承。原告与贾×是在2002年5月办理的结婚登记,因此该诉争房屋系贾×婚前已经继承完毕的财产,属于其婚前个人财产,与本案原告无关。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起诉的时间点已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贾×2与金×于1963年12月24日登记结婚,于1970年3月1日育有一子贾×。1993年12月30日,北京某印刷厂(甲方、卖方)与贾×2(乙方、买方)签订《住宅房屋买卖契约》,约定甲方将坐落海淀区车公庄西路外文印刷厂宿舍×楼×门×号房屋(建筑面积84.6平方米及阳台面积8.2平方米)出售给乙方,房屋价款19126元(一次性优惠付款15301元)。签约后贾×2于1994年陆续交付房屋价款,于1995年12月13日取得房产所有证(海更成字第×××号)。贾×2于1998年6月14日去世。2000年1月31日,原北京市西城区公证处出具(2000)西证字第×号公证书,内容为:查贾×2于1998年6月北京市死亡,死亡后在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甲19号外文印刷厂宿舍×号楼×单元×号留有三居室一套。死者生前无遗嘱,其父母均于解放前死亡。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死者的上述遗产应由其妻及子女共同继承,现其妻金×女贾×2自愿放弃上述遗产继承权,故该遗产由其子贾×继承。2004年11月25日,金×取得京房权证海私成移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注明坐落于海淀区车公庄西路19号×号楼×门×层×号房屋所有权人为金×等,共有人贾×;贾×于同日取得京房海私共字第××号房屋共有权证。

     贾×与史×于2002年5月3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03年11月12日育有一子贾×1。2013年9月10日,贾×与史×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中注明双方无共同财产。贾×于2015年4月6日去世。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住宅房屋买卖契约》、房产权、死亡证明、结婚证、离婚证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贾×对于涉案房产拥有的产权份额是否属于其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史×认为其与贾×于2002年5月3日登记结婚,贾×于2004年取得涉案房产的共有权证,系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金×认为贾×2于1998年6月去世,贾×自贾×2去世时取得涉案房产份额,早于贾×与史×结婚时间,因此不属于贾×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的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本案中,涉案房屋系贾×2与金×的夫妻共同财产,贾×2去世时,贾×作为贾×2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即依法取得涉案房屋的相应份额。2000年1月,金×与贾×2自愿放弃继承权,贾×自该时间取得涉案房屋50%的产权份额。上述时间,均早于贾×与史×结婚时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之规定,一方的婚前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因此贾×对涉案房屋拥有的50%的产权份额不属于其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史×辩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的,不发生效力。贾×于2004年11月25日取得共有权证,处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属夫妻共同财产。对此法院认为,物权法第九条中还规定了但书条款:“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而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因继承法有明确规定,即属于物权法第九条但书的内容,因此法院对史×该项辩称不予采信。

      综上,贾×对涉案房屋拥有的产权份额,系其个人财产,并非其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情形,史×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史×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无异。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与事实。

      上述事实还有双方当事人在本院审理期间的陈述在案陈述。

      本院认为:贾×之父贾×2于1998年6月去世,贾×自贾×2去世时取得涉案房产份额,早于贾×与史×结婚时间,因此不属于贾×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的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本案中,涉案房屋系贾×2与金×的夫妻共同财产,贾×2去世时,贾×作为贾×2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即依法取得涉案房屋的相应份额。2000年1月,金×与贾×2自愿放弃继承权,贾×自该时间取得涉案房屋50%的产权份额。上述时间,均早于贾×与史×结婚时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之规定,一方的婚前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因此贾×对涉案房屋拥有的50%的产权份额不属于其与史×的夫妻共同财产。史×辩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的,不发生效力。贾×于2004年11月25日取得共有权证,处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属夫妻共同财产。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因继承或者受遗赠取得物权的,自继承或者受遗赠开始时发生效力。故史×的该上诉理由无法律依据。至于其认为,其他继承人放弃继承系对贾×赠与的观点,因赠与系在取得所有权之后方可行使的权利,而放弃继承则是在取得所有权之前,故其关于赠与的理由,亦缺乏法律依据。

      综上,原审法院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史×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五十二元,由史×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懿荣

审判员  杨 磊

审判员  胡 沛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张丽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