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兄弟姐妹签订的赠与合同是否有效?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06民初22394号

     原告:孙某,女

     原告:孙某,男                              二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律师。

     被告:陆某,女

     被告兼陆某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上述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某,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孙某、孙某与被告陆某、孙某、孙某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6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某、孙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被告兼陆某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被告陆某、孙某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被告孙某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孙某、孙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孙某、陆某给付孙某、孙某每人涉案房屋售房款875000元;2、案件受理费原、被告平均分担。事实与理由:孙某与任某系夫妻关系,共生育二子二女,即长子孙某、次子孙某、长女孙某、次女孙某。孙某与陆某系夫妻关系。任某于2017年3月20日死亡。孙某与任某为避免百年后对其遗产征收遗产税,将登记在孙某名下的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外东庄23号楼7门101号房屋进行了口头分配处置,约定将该房屋登记在孙某名下,但该房屋由孙某、孙某、孙某、孙某按份共有,每人各占四分之一份额。2014年4月16日,孙某与任某将该房屋过户到孙某名下。因该房屋登记在孙某名下,为避免日后产生纠纷,孙某与任某要求就该房屋分配问题进行书面确认,并将其他子女份额登记在房产证上。2016年3月12日,由孙某起草,由孙某、孙某、孙某、孙某共同签字,对该房屋的分配问题签订了《协议》,该协议约定:关于丰台区右安门外东庄23号楼7门101号房产,四人分配问题达成共识,共分成四份,每人四分之一。后因父母生病病重,房屋登记问题暂时搁浅了。母亲任某去世后,孙某、孙某要求孙宏将其份额进行登记,孙某推脱不予办理。孙某与陆某于2018年12月将该房屋出售给案外人,出售款为350万元。现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被告孙某辩称,2014年,答辩人孙某与父母协商好将涉案房屋过户给孙某,我方可以提供录像证明父母是自愿将房屋过户给孙某,孙某负责父母后续大额费用的支出,且其后也是孙某在照顾父母。房屋自过户之日起,该财产便是孙某与陆某的共同财产。答辩人与原告签订协议是因为当时母亲生病,父亲也需要人照顾,答辩人忙不过来便与他们协商,原告在2016年得知房屋已经过户后便以此为要挟,在此情况下孙某才签的赠与协议,该协议确实没有告知陆某。自协议签订后,2016年9月四个子女建群协商照顾父母事宜,在群里有聊天记录可以证明大部分时间还是由答辩人照顾,原告二人坚持到了2016年12月初,就以身体不适不再照顾父母了,孙某是12月份生病了,前期照顾也是断断续续。答辩人还要上班,没有办法将父母送至养老院,但每天都去探望。父母生病至今,原告没有支付任何费用,所以,2018年10月6日,答辩人已经明确向原告发出撤销赠与的通知,因此,我方认为原告方在本案中无权向我主张售房款及房屋分配。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陆某辩称,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一、位于丰台区右安门外东庄房屋是答辩人和孙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是由答辩人与孙某二人从孙某父母处购买取得。答辩人和孙某一直和孙宏的父母一同生活,父母考虑到孙某和答辩人没有房屋居住,于是将房屋赠与给孙某和答辩人,但二老考虑到将来住院看病、护理及日常花销问题,要求答辩人与孙某支付给他们五十万元费用,答辩人与孙某也同意了父母的要求,于是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2014年,孙某的父母将房屋过户到孙某名下。自2014年以后,父母亲生病除了报销以外的所有费用都是我们夫妻二人支付的。二、孙某与原告及孙某达成的协议无效。2014年房屋办理完过户手续后,涉案房屋就已经是答辩人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在未征得答辩人同意的情况下,孙某单独无权对房屋进行处理,另,孙某、孙某、孙某在签订合同时明知我们是夫妻关系,但也没有征得答辩人的同意,因此,四人签订的赠与合同系无效协议。三、答辩人认为孙某与其他兄弟姐妹所签订的协议其法律性质属于赠与合同,应依据合同法第十一章赠与合同的相关法律规定。首先,涉案房屋在办理完过户手续后已经与孙某父母无关,而属于答辩人与孙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所述为避免征收遗产税不属实;其次,2014年在父母二人与孙某签订合同办理过户时,没有过任何约定将来孙某要将房产分配给其他兄弟姐妹;最后,孙某与原告及孙某签订的协议的法律性质应属于赠与合同,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孙某于2018年10月6日已经向原告及孙某发出了撤销赠与的通知。四、丰台右安门外东庄房屋的售房款350万元属于答辩人和孙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无权要求进行分割。

      被告孙某辩称,原告起诉答辩人没有依据,事情和答辩人无关,原告所述事实和理由亦与答辩人无关,对二原告的诉讼请求我不发表意见,我不同意负担诉讼费用。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的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孙某与任某系夫妻关系,婚后生育二子二女,长子某,次子孙某,长女孙某,次女孙某。陆某、孙某于2005年6月28日登记结婚。任某于2017年3月20日死亡。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房屋原系孙某与任某夫妻共同财产,2014年4月16日,孙某与孙某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孙某将上述房屋出售给孙某,并办理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手续,孙某取得了房屋所有权证。

      2016年3月12日,孙某、孙某、孙某、孙某签订《协议》,该协议内容为:关于丰台区右安门外东庄房产四人分配问题达成共识,共分成四份,每人四分之一。

      2016年11月29日,陆某、孙某取得了上述房屋的共同共有的房屋所有权证。后孙某向孙某、孙某、孙某发出了《赠与撤回》通知,内容为:本人迫于压力,于2016年3月12日,通过签订协议方式将丰台区右安门外东庄房产赠与孙某、孙某、孙某,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撤回此房屋赠与。后孙某、陆某与案外人郑某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孙某、陆某将涉案房屋出售给案外人郑某,房屋成交总价为3500000元。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处理。孙某、孙某未向本院提供孙某与任某与孙某、孙某、孙某、孙某口头约定将诉争房屋登记在孙宏名下,但该房屋由孙某、孙某、孙某、孙某按份共有每人各占四分之一份额的充分证据。

       本院认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右外东庄房屋原系孙某与任某夫妻共同财产,后孙某通过买卖方式取得了上述房屋的所有权。因孙某系与陆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上述房屋的所有权,故上述房屋应为孙某与陆某夫妻共同财产。2016年3月12日,孙某、孙某、孙某、孙某所签订的《协议》在性质上属于赠与行为,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且现无证据证明陆某知晓并同意上述赠与,故孙某与陆某是上述房屋的所有权人,孙某、孙某每人并不享有该房屋的四分之一的所有权,故对孙某、孙某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孙某、孙某未向本院提供孙某与任某与孙某、孙某、孙某、孙某口头约定将诉争房屋登记在孙某名下,但该房屋由孙某、孙某、孙某、孙某按份共有每人各占四分之一份额的充分证据,对此,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某、孙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4800元,由孙某、孙某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百春

人民陪审员  刘 媛

人民陪审员  桂 华

二〇二〇年五月八日

书 记 员  吕鑫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