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曹某与被告孙某1、孙某2、孙某3、张某、赵某、孙某4、孙某5分家析产、继承纠纷一案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14民初14288号

     原告:曹某,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晓静,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某1,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官某,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某2,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1(孙某2之夫),男,

     被告:孙某3,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1(孙某3之子),男,

     被告:张某,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官某,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女,

     被告:孙某4,女,

     被告:孙某5,女,

     原告曹某与被告孙某1、孙某2、孙某3、张某、赵某、孙某4、孙某5分家析产、继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李炜鑫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曹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晓静,被告孙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官某(兼被告张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孙某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被告孙某3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1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赵某、孙某4、孙某5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曹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分割昌平区某号院(西院)内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锅炉房和仓库各一间归原告所有;上述某号院东侧菜园由原告建造的北房三间、南房三间、西房二间归原告居住使用;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告与孙某6系夫妻关系,孙某1系孙某6与前妻之子。2009年10月1日孙某6、原告与孙某7(系孙某6之兄)的继承人赵某、孙某4、孙某5签订《家庭房产分家单》,确定北京市昌平区某号院(西院)房产及某号院东侧菜园归孙某6及原告所有。2000年,原告与孙某6出资在昌平区某号院(西院)建设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在某号院东侧菜园建设南北房各三间、西房二间。2016年1月8日,孙某6去世,其父母已经先于其去世,子女只有被告孙某1一人,但孙某6生前未对上述房屋及院落做处理,上述院落及房产由原告与被告孙某1两人共有。为了原、被告互不干涉使用,明确权属。原告提起诉讼,请求对上述房屋进行分割,望判如所请。

      孙某1辩称,1.从原告提供的家庭房产分家单的内容来看,财产是来源于孙某8和韩某的遗产。而且据我们了解,孙某8和韩某共有子女4人。如果是遗产的话,应该通知其他的三位继承人参加诉讼。诉争房屋是否存在翻建情形,明确各方权利义务,实事求是的进行继承。2.即使说诉争院落内涉及到孙某6留下的遗产,也不是由原告个人独有;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应当按照法定继承。作为我来讲,依法有继承孙某6遗产的权利。另外,我这里也有孙某6留下的以委托书形式的遗嘱,载明“我因身体不适,委托儿子孙某1代办房产变更,房屋产权归张某、孙某1所有,特此证明”,可能写的不是很规范,内容已经很清楚。张某是孙某6的前妻。孙某6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和原告购买了位于朝阳区某号楼某号房产一套,这套房产应该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孙某6去世之后,其中有一半应该是遗产。所以说,被告要求原告提供这套房屋的产权证情况。如果有遗嘱提供遗嘱,如果没有遗嘱,应该按照法定继承来处理。3.孙某6名下的银行存款信息也在原告处,孙某6名下有一张银行卡,孙某6在2016年1月17日用该银行卡在医院支付了2万元,该卡内是否有余额需要原告提供相应流水。

     孙某2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原告他们拆房时我并不知情,分家单签字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拆除了我父亲老房盖得。原告诉请某号院东边菜园是以我妹妹孙某3名义盖的,分家单签字的时候没有通知我妹妹,我们两人都没有签字,盖房是用我父亲的地方盖得房子。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赵某把老房拆除了。

      孙某3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我哥哥孙某6生前要把房子改成我的名字,因为没有房本所以没改。如果诉争房屋有我的份额的话,给我份额或者补偿均可。我二哥生前应给我买套楼房,他的孩子和母亲都是我照顾的。

      张某辩称,不同意原告部分主张,某号院内北房三间有我份额,我与孙某6原系夫妻关系,我们两人1996年离婚,我的婆婆韩某是1995年去世的,诉争房屋里有韩某遗产,我有权利继承,因离婚时并未分割。

赵某、孙某4、孙某5未到庭参加诉讼,但经传唤到庭接受询问,表示当时分家单已经分好了,三人对本案诉争的某号院西院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和某号院东侧菜园地所建房屋均无意见,亦不主张财产权利。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孙某9(曾用名孙某10)与韩某系夫妻关系,两人共生育了两子两女,分别是孙某7、孙某6、孙某2、孙某3。韩某于1995年12月21日死亡。孙某9于1998年1月30日死亡。孙某7与赵某系夫妻关系,孙某4、孙某5系二人之女;孙某7于2007年去世。孙某6与张某原系夫妻关系,孙某1系二人之子。孙某6与张某于1996年7月8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孙某1由张某抚养,孙某6每月给付抚养费。孙某6与曹某于1998年1月5日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孙某6(曾用名孙某11)于2016年1月18日死亡。

       根据2000年2月15日的《村(居)民建房用地申请审批表》,载明当时的同居人员还有曹某,共2人;同时亦载明了建房院落宅基地四邻,其中东至孙某7西山0.5米、北至空地;东西长16.19米、南北长12米,占地面积194.28平米。2000年孙某6和曹某共同出资在北京市昌平区某号西院(以下简称某号西院)空地上新建了北房三间、西房三间、东房三间、锅炉房和仓库各一间。2002年孙某6和曹某未经相关部门规划审批,在北京市昌平区某号东院东侧原菜园地上建设了北房三间、西房二间、南房三间(含一间门道)。

      2009年9月1日,孙某6书写《留言》一份,载明其和曹某夫妻关系一直很好,他们在2000年盖了某号一个院子,是其父亲留下的一块空地,是夫妻共同出资亲手盖得房子。多数资金由曹某出的,别人没出任何资金、出任何力量、没用别人一砖一瓦。2002年又盖了自家园子房子,也是其父亲留的一块空地,是其和曹某夫妻二人共同盖起的。生前由其支配,其不在由曹某支配。以上房屋所有权由曹某所有,别人无权干涉。诉讼中,孙某1对上述留言的内容和“孙某6”签名提起笔迹鉴定申请。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确定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作为鉴定机构,该鉴定机构于2019年10月31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2019年9月1日的《留言》检材字迹与样本上的相同字迹(样本2、3仅为“孙某6”签名字迹)是同一人书写。孙某1预交此次鉴定费用6600元。孙某1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署名为“孙某6”,日期为“2014年9月19日”的《委托书》,载明“我因身体不适,委托儿子孙某1代办房产变更事宜,房屋产权归张某、孙某1所有。特此证明。”曹某对该委托书的真实性不认可,且认为其中“代办房产”也不明确。

      曹某与孙某6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购买了位于朝阳区某号房屋(以下简称某房屋)。2009年10月24日,曹某取得了某房屋的所有权证(X京房权证朝字第XXXX号),载明的所有权人是曹某,建筑面积为101.5平方米。2015年12月24日,孙某6订立自书遗嘱,载明:“我和曹某是夫妻,我们在2007年11月23日买了一套朝阳某号屋一套楼房,面积为101.5平米,房屋所有权证登记日期2009年10月24日,房产证编号XXXX,面积101.5平米。这套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如果我过世后,房屋所有权留给我现任妻子曹某所有,包括屋内所有物品,一切归曹某所有。任何人无权干涉。此遗嘱具有法律效力。此遗嘱是在我头脑清晰时所写。立遗嘱人:孙某6。”孙某6在自己名字上摁手印,书写日期“2015年12月24日”;证明人孙某12和王某亦在该遗嘱上签名、摁手印。诉讼中,孙某1、孙某2、孙某3认可该遗嘱上孙某6的签名,不申请司法鉴定。2016年6月19日,曹某(出卖人)与案外人李某、周某(买受人)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曹某以448万元的价格将某房屋出售案外人。

      另查,2009年10月1日,孙某6、曹某与赵某、孙某4、孙某5签订《家庭房产分家单》,载明:“按照父亲孙某9、母亲韩某口头遗言,长子孙某7、次子孙某6哥俩对所属某村某号院房产、地产以及院东菜园拥有全权继承权,并进行正式分家。经协议分家如下:1、某号院原为老宅。经哥俩协商同意老宅后划分为东院和西院。东院(约6间房大)归属老大孙某7所有。西院(约三间房大)归属老二孙某6所有。某号院东有一处三间房大老菜园地,归属老二孙某6所有。……3、西院,2000年孙某6翻建北房三间以及配房东西屋。某号院东边原家里的老菜园,孙某6盖了房子出租。此两处房、地产归孙某6和妻子曹某所有。……5、此分家协议是孙某7在世时与孙某6按照父母遗言并与其两家的家人共同商议同意的,并已经过多年继为事实。两家一直和睦共处,互相帮助,没有任何纠纷。……7、父母遗言中未涉及人等,不参与此家产分割问题。8、此协议一式五份,经协议中涉及继承人签字生效。”孙某6、曹某、赵某、孙某4、孙某5均在协议上签名、摁手印。昌平区某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加盖了公章予以见证。

      孙某6于2015年12月24日书写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王某2现金人民币共计壹拾万元整。案外人王某2出具书面证人证言,载明当时是其父亲王某知道孙某6生病住院手术,钱不够,让他给孙某6送过去10万元现金的,当时孙某6出具的借条。孙某6借款后,第二天将10万元现金存入曹某名下交通银行账号×××内,截止2016年1月18日孙某6去世时,该账户内尚有余额50087.23元。

      上述案件事实,有公安机关证明信、结婚证、离婚协议书、离婚证、村委会证明、户口本、村(居)民建房用地申请审批表、家庭房产分家单、2009年9月1日“留言”、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房屋所有权证、借条、证人证言、交通银行账号交易清单、2015年12月24日的遗嘱、照片、2014年9月19日的“委托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记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具体到本案,根据查明的事实,诉争的某号西院内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及锅炉房、仓库各一小间均系孙某6和原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新建,应属于二人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故诉争某号院西院内的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及锅炉房、仓库各一小间的二分之一份额属于被继承人孙某6的个人遗产,另一半份额为曹某财产。关于被告辩称诉争某号院西院内的房屋属于孙某6和曹某拆除原有孙某9和韩某所建老房基础上翻建,但根据被告提交的村民建房申请审批表,原有北房三间、西房二间是指未分割为东西两院之前的某号院,同时根据审批表上记载的宅基地四至、东西、南北长度、结合证人证言,能够证明孙某6、曹某在某号西院并非在拆除原有旧房的基础上翻建,而是在空地上新建,故本院对被告的上述辩称不予采信。对于诉争的某号东院东侧原菜园空地上所建的北房三间、西房二间、南房三间(含一间门道),亦系被继承人孙某6和曹某婚后共同出资所建,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上述房屋中的一半份额属于孙某6遗产,一半份额属于曹某个人财产。关于被告张某辩称诉争某号西院内房屋有其份额,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被继承人孙某6于2009年9月1日所写《留言》,经笔迹鉴定,该留言系孙某6亲笔书写,且根据该留言内容处分的是被继承人跟曹某婚后所建房屋,亦注明了年、月、日,即该留言符合自书遗嘱的法定形式要件,故该留言是孙永的自书遗嘱,且有效。根据该留言和查明的事实,诉争的某号西院内房屋建设并未按照建房申请审批表的审批建设,故本院认定某号西院内北房三间、西房三间、东房三间、锅炉房和仓库各一小间归原告使用。因某号东院东侧原菜园地上建设的房屋并未经过规划审批,且系在宅基地范围之外所建,故本院认定该地上所建的北房三间、西房二间、南房三间(含一间门道)由原告使用。同时在此需要指出的是,本院对于上述宅基地范围之外所建房屋的处理,不作为拆迁补偿依据;对于该房屋是否属于违章建筑、能否取得产权证,应由相关行政主管部门依相关规定确定。关于被告孙某1提交的2014年9月19日“委托书”,一方面不能确定是否系被继承人本人亲笔书写;另一方面,即使是其本人书写,但委托书的内容并不明确,不能确定委托代办房产的具体内容,且原告对该委托书的真实性亦不认可,故被告孙某1依据该委托书主张涉案房屋的继承权,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诉争的某房屋,系孙某6和原告婚后共同购买,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中二分之一份额属于孙某6遗产。但孙某6于2015年12月24日订立自书遗嘱,订立该遗嘱是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遗嘱内容和形式符合法律规定,故该遗嘱合法有效。根据该遗嘱,某房屋应归原告继承。现该某号房屋在孙某6去世后,由原告出售,该房屋所得售房款属于财产形态转化,故某房屋的售房款由原告继承所有。关于被继承人孙某6生前借款10万元用于治疗疾病,债权人亦出庭作证,同时又有银行账号交易明细予以佐证,能够认定该10万元属于被继承人和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上述借款剩余的50087.23元,不属于被继承人孙某6的遗产,故被告孙某1主张分割该部分款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某村某号西院内**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及锅炉房、仓库各一小间由曹某使用;

二、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某村某号东院东侧原菜园地上的**三间、西房二间、南房三间(含一间门道)由曹某使用;

三、出售曹某名下的位于朝阳区某号房屋的售房款归曹某所有;

四、驳回曹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孙某1、孙某2、孙某3、张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120元,由曹某负担(已交纳)。

      鉴定费6600元,由孙某1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李炜鑫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陈 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