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再婚家庭,父母去世后遗产怎么继承 ?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101民初7989号

     原告:柏某1,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某,女。

     被告(亦系杨某之委托诉讼代理人):柏某2,女

     被告:柏某3,男,

      被告:柏某4,女,

      被告:柏某5,男,

      被告:柏某6,男,

       被告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柏某7(系被告柏某3之子),

       原告柏某1与被告杨某、柏某2、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柏某1之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之委托诉讼代理人柏某7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杨某、柏某2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柏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柏某8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中属于柏某8的产权份额由柏某1继承。事实与理由:柏某8与杨某系夫妻关系,育有子女二人,即柏某1、柏某2。柏某8与前妻姜某育有子女四人即柏某3、柏某4、柏某5和柏某6。涉诉房屋系柏某8与杨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系二人夫妻共同财产。2007年12月23日,柏某8去世。2000年3月8日,柏某8立有公证遗嘱,表示涉诉房屋中属于其的份额由柏某1继承。

杨某、柏某2未出庭应诉,在本案的询问笔录中辩称,对柏某1所述家庭关系、柏某8去世时间、房屋情况、立有公证遗嘱的情况均为异议。杨某、柏某2同意柏某1的诉讼请求。

      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辩称,对柏某1所述家庭关系、柏某8去世时间无异议。不同意柏某1的诉讼请求。柏某1提交的公证书违法,遗嘱无效。北京市公证处(现方圆公证处)的公证要求之一是:当事人之间对申请公证的事项有争议的,公证机构不予办理公证。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均对公证遗嘱的事情不知情,并且对遗嘱不认可、不相信、拒绝接受。遗嘱中未提到柏某8前妻姜某及二人的子女,也没有提到柏某2,遗嘱内容缺少其他合法继承人的意见,文字表述不完整、不合法。遗嘱落款日期数字填写错误,与公证书时间写法不一致,不符合柏某8严谨的做事风格,不能证明是在柏某8精神正常或者自愿的情况下立的遗嘱。涉诉公证书的落款时间是2000年3月8日,而涉诉房屋产权证取得的时间是2001年1月3日。在遗嘱公证时,涉诉房屋是没有房产证的,当时是文化部的公租房,不属于柏某8的私有财产。因此,柏某8在订立遗嘱时无权处分国有财产,违反继承法的规定,涉诉公证书系违法公证,因此遗嘱应当无效。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与柏某8生前相处关系很好,对杨某、柏某1、柏某2一样关心照顾。柏某8生前曾多次表达过其去世后财产由子女均分。柏某8与姜某离异后,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由姜某一人抚养,生活十分困难,被迫从柏某8的住所搬离。柏某8的房产也应当有姜某的一半。柏某8与杨某所育子女生活条件优越。柏某1的诉讼请求违反了国家提倡的公平、合理、有序的社会原则,应当予以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因杨某、柏某2未出庭应诉,其放弃了当庭质证的权利。对柏某1、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均无异议的离婚材料、户口本、结婚证、房屋所有权证、公证材料,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柏某1提交的公证遗嘱。

      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表示对遗嘱不予认可,认为遗嘱中存在错误,不能证明是在柏某8精神正常或者自愿的情况下立的遗嘱。存在违反公证要求及法律规定的情形,应属于无效遗嘱。

     本院认为,该份遗嘱公证系有合法资质的公证机关作出,柏某3、柏某4、柏某5、柏某6虽表示对遗嘱不认可,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对此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柏某8与杨某系夫妻关系,育有子女二人,即柏某1、柏某2。柏某8与前妻姜某育有子女四人,即柏某3、柏某4、柏某5和柏某6。柏某8名下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一套系2001年1月3日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属柏某8与杨某的夫妻共同财产。2007年12月23日,柏某8去世。2000年3月8日,柏某8在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原北京市公证处)立有公证遗嘱,遗嘱表明,柏某8与杨某共有的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中属于柏某8的份额由柏某1继承。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院受理柏某1的起诉后,杨某、柏某2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故其放弃了当庭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一套系系柏某8、杨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属二人合法共同所有的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之规定,上述房屋柏某8、杨某各享有一半产权份额。现柏某8已去世,上述房屋中属于柏某8的一半产权份额系其遗产。

      柏某8生前立有公证遗嘱,柏某3、柏某4、柏某5和柏某6虽表示不认可,但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该遗嘱非柏某8的真实意思表示,故该遗嘱本院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的规定,本案中柏某8的遗产,本院将根据其所立的遗嘱进行分割。

      综上所述,柏某8名下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一套中属于柏某8的一半产权份额由柏某1继承,归柏某1所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柏某8名下北京市东城区×号房屋一套归杨某、柏某1按份共有,每人各享有二分之一产权份额。

       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柏某1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陶悦迪

人民陪审员  孙新叶

人民陪审员  张秀兰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孙玲杉

书记员白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