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父母去世20多年,房产还能办理继承吗?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西民初字第26886号

      原告:赵某1,男,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2,女,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某1(赵某2之女),1974年5月28日,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3,女,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1,女,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某,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4,男,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5,男,

      被告:赵某6,女,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5(被告赵某6之兄),兼本案被告。

      被告:赵某7,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正,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赵某1诉被告赵某2、赵某3、赵某4、王某1、赵某5、赵某6、赵某7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适用普通程序,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被告赵某2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某1,被告赵某3,被告王某1、赵某4、赵某7之委托诉讼代理人侯正,被告赵某6之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5,被告赵某7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原告继承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号西房4间房号为×的房屋(产权证号宣字第×号,面积33.9平方米)六分之一的份额;2、判令原告继承北京市西城区×号五间房屋的六分之一份额。事实和理由:原告之父赵某8于1970年9月4日因死亡而注销户口,母亲王某2于1995年1月24日死亡,于同年2月8日注销户口。赵某8夫妻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有六个子女,分别为赵某2、赵某3、赵某9(赵某9于2016年11月16日死亡,其妻王某1、其子赵某4)、赵某10(赵某10于1991年1月11日死亡,其有两名子女,儿子赵某5、女儿赵某6)、赵某1、赵某7。赵某8与王某2生前共有两处房屋,一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号西房4间房号为×(产权证号宣字第×号,登记产权人为王某2),系1984年6月15日取得产权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之规定该处房屋属于两位老人的遗产;另一处房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号房屋五间,系王某2与刘某1、刘某2按份共有,王某2的产权份额是十二分之六,其他两人各占十二分之三。西城区×号房屋十二分之六的产权份额系×年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政府×接管的私房而取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之规定,该房屋中属于王某2所有的十二分之六的产权份额亦应属于赵某8与王某2的遗产。综上,原告认为上述两处房产系赵某8与王某2的遗产,依照继承法之规定应由其合法继承人依法定继承。因赵某10已于1991年1月11日去世,其子赵某5、其女赵某6应代位继承,赵某9于2016年11月16日死亡,其继承人为之妻王某1、之子赵某4。现因对遗产分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故诉至法院。

      被告赵某2辩称,我方同意对上述房产按照法定继承。赵某2生母是王某2,生父是王某3。王某3死亡时赵某2仅一岁多,王某2带着赵某2与赵某8再婚,结婚时间大概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后一直抚养赵某2长大。赵某2是赵某8的继子女,但从小一起生活,依法享有继承权。我同意按照法定继承处理,本案中不要求实际分割,只要求处理份额。

      被告赵某3辩称,同意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分割。

      被告王某1、赵某4、赵某7辩称,西城区×的房屋同意法定继承进行分割;西城区×号的房屋不同意按照法定继承处理。1993年9月家庭会议中,王某2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西城区×号的两间房屋已经分别分配给赵某9、赵某7,同时约定老人由二人进行赡养,应认定老人对房屋进行了处分,故不应该按照法定继承分割。赵某9、赵某7、赵某1和王某2均在该家庭会议记录上签字,仅赵某10和赵某2未签字确认。

      被告赵某5,赵某6辩称,要求法定继承,依法分割遗产的六分之一。对于家庭会议的记录有异议,我的父亲已故,但是我和母亲都在,却没有人通知我们参加家庭会议。

      本院经查明认定事实如下:原告之父赵某8与其母王某2于上世纪40年代结婚,王某2系再婚。赵某2系王某2与其前夫王某3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之女,其与赵某8系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女。赵某8夫妻二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生有五个子女,分别为赵某3、赵某9(2016年11月16日死亡,其妻为王某1、其子为赵某4)、赵某10(赵某10于1991年1月11日死亡,其有两名子女,儿子赵某5、女儿赵某6)、赵某1、赵某7。赵某8于1970年9月4日因死亡注销户口,母亲王某2于1995年1月24日死亡。

      北京市西城区×号西房4间房号为×的房屋(产权证号宣字第×号,登记产权人为王某2),系赵某8与王某2夫妻共同财产,现产权登记在王某2名下。

       原告为证明北京市西城区×号5间房屋的权属情况,向本院提交×年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向精诚公证处出具的证明一份,该证明记载如下内容:“宣武区×号(旧门牌)原产权人为王某2、刘某1、刘某2三人共有私房5间,建筑面积52.0平方米,(其中王某2占房产份额的十二分之六;刘某1、刘某2各占房产份额的十二分之三);于×年×月×日办理产权登记。现因产权人王某2、刘某1、刘某2已故,其继承人要求办理公证手续,请贵处予以协助办理继承手续。(原房已拆除)。”诉讼中,本院工作人员到西城房管局查询上述房屋档案,该房档案显示为“法院判决归公”,无其他资料显示。王某1、赵某4、赵某7为证明上述房屋的权属情况,还向本院提交了1957年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地产所有证》、土地使用状况图。

      王某1、赵某4、赵某7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1993.家庭会议记录》一份,该会议记录由铅笔书写,内容为:“出席会议人员:大哥、二姐、三个、小×、母亲。协议内容如下:1、由大哥、小×主管负责老母生活。2、房屋问题×间房有大哥小群各一件大家一致通过。3、出租房屋资金由大哥小群双方各半。4、老母就病由小群人民医院,大哥友谊医院,医疗费由7方负责。5、老母衣食住双方尽心尽力全力以负。6、双方必须养老送终(无论老母在谁家病种,双方必须毫无怨言,负责到底)。”该记录下方有赵某1、王某2、赵某3、赵某9、赵某7的签字。原告对该会议记录的中其本人签字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因内容为铅笔书写,存在涂改的痕迹,内容不能确定系对所有权的处置,且有其他继承人未签字,故不发生法律效力。被告赵某2、赵某3、赵某5、赵某6亦均不认可该家庭会议的真实性、合法性。

      审理中,被告赵某7为证明被继承人王某2曾留有口头遗嘱,将×房屋中较大一间由其继承以及其尽了较多赡养义务,申请了证人康某、李某1、武某、恒某、李某2出庭作证,并提交张某、周某证言(未出庭)。从前述证人康某、李某1、武某、恒某、李某2等人的证言内容看,上述证言均系孤证,无法相互印证。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证明信复印件、赵某7人事档案摘抄表复印件、产权证号宣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复印件、赵某10死亡证明、亲属关系证明、×年2月13日证明复印件、×家庭会议记录、×年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颁发的《房地产所有证》、土地使用状况图及证人证言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北京市西城区×号西房四间房号为×的房屋(产权证号宣字第×号,登记产权人为王某2),系赵某8与王某2夫妻共同财产,赵某8死亡时未留有遗嘱,其所留房屋遗产份额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王某1、赵某4、赵某7向本院提交的《家庭会议记录》就其内容而言系王某2与赵某1、赵某3、赵某7、赵某9就老人赡养问题及王某2死亡后房屋归属问题所达成的协议,但该协议并非在全体继承人之间达成,且相关权利人在诉讼中明确表示不予追认,故本院认为该协议内容不具有法律效力。王某1、赵某4、赵某7所主张的王某2曾留有口头遗嘱将×房屋中较大一间由赵某7继承以及赵某7尽了较多赡养义务一节,申请了多份证人证言,但前述证人证言内容看均系孤证,无法得到相互印证,故本院对上述证人证言的效力不予认定。因此×房屋中属于王某2的份额亦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关于原告主张继承北京市西城区×号5间房屋王某2所占份额一节,根据×年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向精诚公证处出具的证明已明确记载“原房已拆除”,且在诉讼中,经向西城房管局查询上述房屋档案,该房档案显示为“法院判决归公”,无其他资料显示,故原告主张的上述房屋在房屋实际已拆除且无产权登记的情况下,本院对于该房产的继承问题无法处理;本案当事人如对于前述房产主张权利,可通过合法途径另案解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登记在王某2名下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号西房4间房号为×的房屋(产权证号宣字第×号,面积33.9平方米)由原告赵某1、被告赵某2、赵某3、赵某4、王某1、赵某5、赵某6、赵某7继承,其中原告赵某1占六分之一份额、赵某2占六分之一份额、赵某3占六分之一份额、赵某4占十二分之一份额、王某1占十二分之一份额、赵某5占十二分之一份额、赵某6占十二分之一份额、赵某7占六分之一份额;

二、驳回原告赵某1、被告赵某2、赵某3、赵某4、王某1、赵某5、赵某6、赵某7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二万零二百六十二元,由原告赵某1负担两千五百三十二元七角五分(已缴纳),被告赵某2、赵某3、赵某7、赵某4、王某1、赵某5、赵某6各负担两千五百三十二元七角五分元(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上诉期满之日起七日内未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李岳鹏

人民陪审员  李一杰

人民陪审员  刘 凤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郭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