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老人遗产房屋,子女中有去世的,有联系不上的。老人遗产房屋怎么继承?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西民初字第14918号

     原告:熊某1,女,

      原告:张某1,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熊某2,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某1(熊某2之子),住北京市东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熊某3,男,

     被告:熊某4,男,

     被告:张某2,女,

     被告:张某3,男,

      原告熊某1、张某1与被告熊某2、熊某3、熊某4、张某2、张某3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时,原告熊某1及原告熊某1与张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被告熊某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峥、被告熊某3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某3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熊某4、张某2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开庭时,原告熊某1及原告熊某1与张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英华,被告熊某2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于某1、宋峥,被告熊某3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熊某4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某2、张某3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熊某1、张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北京市西城区和平门外东街×号房屋(以下简称涉诉房屋),其中原告熊某1、张某1各占五分之一份额,张某1属于代位继承,主张房屋归二原告所有,二原告按评估价格给其他继承人补偿。事实与理由:熊某5与李某1系夫妻关系,二人生前均只有一段婚姻,一共生育五个子女,即熊某2、熊某1、熊某6、熊某7、熊某3,没有其他过继、收养子女。熊某5于1995年1月3日去世并注销户口,李某1于2015年1月11日火化,熊某5去世后,李某1没有再婚。熊某5与李某1的父母均先于二人去世。熊某6于1998年10月21日死亡,其丈夫是张某3,熊某6生前只有一段婚姻,只有一个子女,即张某1。熊某7于2011年4月17日死亡,熊某7与妻子张某2生育一子熊某4。涉诉房屋登记在李某1名下,2001年李某1单位房改,当时熊某5已经去世,2001年获得涉诉房屋房产证,认为涉诉房屋是熊某5与李某1的夫妻共同财产,不清楚是否使用了熊某5的工龄,因为没有看到相关材料,涉诉房屋的性质由法庭认定。熊某5去世后李某1自己居住,几个子女每人每月给600元,熊某2没给过,直到李某1生病时熊某2把李某1接走,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李某1没有瘫痪、也没有意识不清,不清楚李某1被接到熊某2家之后的情况,因不知道地址没去过,熊某2也没有告诉原告涉诉房屋出租的情况,李某1去世前的情况原告都不清楚。熊某7生病时熊某1还给过一万元。熊某7结婚后和李某1在涉诉房屋中一起居住,一直住到熊某7去世。熊某7住院后,涉诉房屋出租,具体出租的时间不知道。租金由李某1自己拿着,每月七、八千租金,李某1每月还有四五千退休金。现在房屋仍然是出租状态,由熊某2收取租金。熊某7虽然已经去世,但生前跟随母亲生活,其他子女都支付了母亲生活费用。五个子女对父母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了赡养义务,只是方式不同,每人都应依照法定继承分得相应份额。从李某1的退休工资可知,其自付生活费用没有问题,另外还有租金。熊某2主张尽了主要赡养义务但并没有证据。熊某2和熊某3关系较好,二人的互相承认不能证明赡养义务所尽多少。因此对于遗产几个继承人享有同等权利,每人应继承五分之一。

      被告熊某2答辩称,原告所述的亲属关系及死亡时间属实。熊某5去世后,李某1没有再婚。熊某5去世后李某1自己在家生活,2005年住院查出糖尿病等疾病,出院后就意识不清,头脑迟钝,不认识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李某1刚出院时自己独居,熊某2看保姆照顾不行,就于2006年将其接到自己家居住,直到李某1去世。期间几次看病的医疗费都是熊某2负担,住院也是熊某2来照顾,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李某1去世丧葬事项都是熊某2来操办、出资了1万余元的费用。熊某5生病时熊某2和熊某3照顾,熊某1没有照顾。暖气费、有线电视费用、家电购置等都是熊某2来出资。熊某1没有对被继承人进行赡养。熊某7于2011年去世,先于李某1去世,没有尽赡养义务;张某2和熊某4对其父亲没有赡养,2011年熊某7住院费用是熊某2出的,也是熊某2送到医院的,因为二人没有尽赡养义务,张某3和张某2没有继承权。熊某1去看望熊某7时还向他要交通费,还拿他家东西。熊某1既没有出资也没有出力,没有赡养李某1,并与李某1打架。熊某1有虐待、遗弃被继承人的行为,因此没有继承权。

      熊某5单位房改,李某1于熊某5去世后,于2001年购买涉诉房屋,出资人有李某1、熊某2(出资9000元左右),熊某3(出资3000元左右)。涉诉房屋房改时应该有工龄优惠,只用了李某1的工龄,没用过熊某5的工龄,因为当时熊某5早已去世,出资都是李某1的个人财产,房屋取得和产权登记时间是在熊某5去世之后,认为涉诉房屋是李某1个人财产。熊某2主张继承涉诉房屋的份额的百分之八十,同意房屋所有权归原告,熊某2获得相应的折价款。

      被告熊某3辩称,原告所述亲属关系、死亡情况属实。熊某2所述房屋购买情况属实。熊某2所述李某1在熊某5去世后的居住情况、子女照顾父母的情况属实,一直由熊某2照顾父母,我给父母钱,但没有照顾。李某1去世后,涉诉房屋是出租状态。2013年出租,一直到现在,出租、管理都是由我办理。我不同意二原告的诉讼请求,我认为二原告也不应享有继承权,我和熊某2应该各继承房屋份额的50%,我主张获得涉诉房屋的折价款,听从法院判决。

      被告熊某4、张某2、张某3未发表答辩意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熊某5与李某1系夫妻关系,二人共生育五个子女,即熊某2、熊某1、熊某6、熊某7、熊某3。熊某5于1995年1月3日因死亡注销户口,李某1于2015年1月11日死亡,熊某5死亡后,李某1没有再婚。熊某6于1998年10月21日死亡,其夫是张某3,二人生育一子,即张某1。熊某7于2011年4月17日死亡,熊某7与妻子张某2生育一子熊某4。李某1未留有遗嘱或遗赠扶养协议。李某1自2005年起多次患病就医,2008年被诊断为左眼晶体半脱位、白内障。2000年6月2日,北京市第一房屋管理修缮工程公司出具住房证,载明:“房屋座落和平门东街×号……承租人李某1……住日期2000年6月1日……备注更名,原承租人熊某5去逝,由其妻承租”。2000年6月2日,李某1交纳涉诉房屋供暖费4531.62元,2000年6月29日,李某1交纳购房款预付款27122元,2001年9月30日,涉诉房屋登记在李某1名下。

      经熊某1、张某1申请,本院委托北京首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诉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为房地产总价595.04万元,评估费13900元由熊某1、张某1垫付。

      诉讼中,熊某2提交住房证、交纳房款发票作为证据,欲证明购房款由李某1、熊某2、熊某3共同出资,熊某3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认可。熊某2、张某1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认可,对其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其向李某1转账,不能证明由熊某2、熊某3出资,认为购房款是李某1自己出资。

      诉讼中,熊某2提交病历手册、医疗费、供暖费、有限电视费单据作为证据,欲证明熊某2带李某1就医,并支付费用,尽了赡养义务。熊某3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认可。熊某2、张某1对该组证据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李某1有退休金,且有医保报销,可以自己负担费用,熊某2也没有转账证据证明交纳了相关款项。

      诉讼中,熊某2提交照片作为证据,欲证明熊某1推搡李某1,将其左眼角磕伤。熊某3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认可。熊某2、张某1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之一在于涉诉房屋应认定为李某1之个人财产或李某1与熊某5之夫妻共同财产。虽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均认可涉诉房屋是因熊某5生前所在单位房改而取得,但根据已审查的现有证据,涉诉房屋办理承租人变更、交纳预付购房款、办理产权登记等过程均发生在熊某5死亡之后,涉诉房屋的取得过程与熊某5无关,故应认定涉诉房屋为李某1的个人财产。根据我国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抚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本案中,被继承人李某1未就涉诉房屋继承问题留有遗嘱或遗赠抚养协议,本案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本案中熊某6、熊某7均先于李某1死亡,故熊某6之子张某1、熊某7之子熊某4分别作为代位继承人享有涉诉房屋的继承权,张某2、张某3并非本案继承人。

      熊某2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熊某1遗弃、虐待李某1,其所述熊某4、张某1没有尽赡养义务并无依据,亦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丧失继承权的行为,故熊某2关于熊某1、张某1、熊某4丧失继承权的陈述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故熊某1、张某1、熊某2、熊某3、熊某4均有继承权。

      本案争议焦点之二为是否有继承人因对被继承人尽到较多赡养义务而应多分继承份额。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从现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看,李某1生前曾长期与熊某2共同居住生活,李某1患有多种疾病,多次住院,与其共同居住的子女即熊某2势必在日常生活中付出更多劳务,可以认定熊某2尽了主要赡养义务,在继承遗产时可以多分。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均认可涉诉房屋所有权归熊某1、张某1所有,熊某1、张某1给付其他继承人房屋折价款,本院不持异议。具体继承份额由本院酌定,涉诉房屋价值以评估价值为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判决如下:

一、被继承人李某1名下的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和平门外东街×号房屋(建筑面积50.47平方米)归原告熊某1与原告张某1按份共有,其中原告熊某1与原告张某1各享有二分之一份额;

二、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原告熊某1及原告张某1给付被告熊某2房屋折价款1785000元,给付被告熊某3房屋折价款1041350元,给付被告熊某4房屋折价款1041350元(原告熊某1及原告张某1平均承担);

三、驳回原告熊某1及原告张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原告熊某1、原告张某1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3453元,由原告熊某1、张某1各负担9354.50元(已交纳),由被告熊某2负担16035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被告熊某3、熊某4各负担9354.50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评估费13900元,由原告熊某1、张某1各负担2432.50元(已交纳),由被告熊某2负担4170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由被告熊某3、熊某4各负担2432.50元(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公告费(以实际发生为准),由被告熊某4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爽

人民陪审员 宋 冰

人民陪审员 **昌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魏祥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