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公司员工职务侵占公司利益,造成公司没有收到货物,货款还需要支付吗?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06民初459号

      原告: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建君,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包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某,女,

     原告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信公司)与被告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永康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时,原告金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建君,被告国泰永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某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二次开庭时,原告金信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建君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国泰永康公司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信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合同款339048.3元及利息(以339048.3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1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于2016年底签订《国内采购协议》,约定原告向被告供货,原告已经履行供货义务,但被告至今仍有339048.3元货物未支付。故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国泰永康公司答辩称:认可与原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对于未付货款金额尚未确认,我方需要对账。

     双方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了证据交换与质证。

     本院认定如下事实:国泰永康公司(甲方)与金信公司(乙方)签订有《国内采购协议》,约定金信公司向国泰永康公司供货,合同期限为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结算方式为:国泰永康公司收到验收合同的货物后30个工作日内将该批次货物的货款支付给金信公司,国泰永康公司付款前,金信公司须向国泰永康公司提供与实际购销商品业务一致可以认证抵扣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否则国泰永康公司可以拒绝付款。履行中,双方采用金信公司持送货单也就是随货通行单交给国泰永康公司汇总,双方不定期对账,金信公司根据对账金额开发票,国泰永康公司付款的方式结算。

     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金信公司陆续向国泰永康公司供货,2016年11月至2018年7月27日,金信公司并向国泰永康公司开具发票总额共计12626875.23元,并陆续收到国泰永康公司付款共计12037826.04元,其差额为589049.18元,后经双方财务人员对账确认尚欠货款为539048.3元,2018年7月27日、2018年7月30日,国泰永康公司再行支付货款20万元,现国泰永康公司尚欠金信公司339048.3元。

      审理中,国泰永康公司提交2018年7月20日,公安机关对国泰永康公司法定代表人包某报称的包某被职务侵占一案立案受理的《受案回执》,以及2018年7月19日,国泰永康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立案决定书》主张国泰永康公司采购员涉嫌刑事犯罪、金信公司所供货物在国泰永康公司的非法集资网站“健利购”上销售,故本案涉嫌刑事犯罪。金信公司主张上述证据及事实与本案无关。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国内采购协议、送货单及退货单一组(复印件)、发票明细及发票154张、原告员工张某与被告员工刘某的微信聊天记录、送货单一组(2017年2月;2017年9、10、11月)以及被告提交的受案回执、立案决定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国泰永康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自动放弃了答辩和举证质证的权利。金信公司与国泰永康公司之间签订的《国内采购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禁止性归的,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现金信公司依约供货,国泰永康公司未依约付款,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关于货款金额,金信公司以发票金额扣减国泰永康公司已付货款金额后自愿放弃50000.9元差值,以双方财务人员对账金额为准主张货款,国泰永康公司认可对账方式但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金信公司核算金额有误,本院对金信公司的主张予以支持,对国泰永康公司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利息,因双方合同未约定逾期付款的违约金计算方式,金信公司按照法律规定主张逾期付款期间的利息损失具有法律依据,但其利息起算日期应以金信公司开具发票后国泰永康公司逾期未付款的日期予以确认,对此,本院予以调整。

     关于国泰永康公司受公安机关调查一节,本院认为,国泰永康公司、包玉龙是否被职务侵占的事实和国泰永康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与本案不具有同一性,金信公司依约供货,货物交付给国泰永康公司后其销售模式不影响本案买卖合同关系的处理。

      国泰永康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不影响本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缺席做出判决。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货款339048.3元;

二、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339048.3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自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三、驳回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3193元、保全费2216元,由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负担(该费用已由原告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预交,被告北京国泰永康大药房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直接交予原告北京金信鑫盛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两份,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李 佳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日

书记员 黄 昊

书记员 温倩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