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签订债务转让协议,出借方认可,双方推诿拒绝还款怎么办?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朝民初字第25240号

        原告全某,男, 委托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某,女, 委托代理人杨某,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某,男,

        被告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齐某,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李某,男,

      原告全某与被告金某、金某、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告全某为韩国国籍,本案为涉外案件,由于金某、金某的经常居住地以及某公司的住所地均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故本院对此案享有管辖权。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增辉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张淑云、宋志勇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全某的委托代理人李英华,被告金某,被告金某的委托代理人杨某,被告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建一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全某起诉称:2010年1月8日,金某由于生意需要向全某借款100万元,约定2011年1月8日还本付息。此后由于经营问题,金某无法在到期日偿还本息,又于2011年1月7日再次出具借条。2012年3月13日,金某及其妻子金某与金某签订协议书,约定金某、金某名下的债权及债务概括转移给金某,由金某偿还欠全某的100万元本金及利息。金某将协议书内容告知全某,全某表示同意。2013年2月8日,金某、某公司出具承诺书,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债务至今未得到清偿,现全某诉至法院,要求判令金某偿还债务100万元以及每月利息65000元,要求判令金某、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诉讼费由金某、金某、香某公司承担。

       被告金某答辩称:对全某与金某之间基础债务的真实性不予认可,金某在债权债务转让过程中只需承担550万元债务,而全某主张的金额超出了很多。

被告金某答辩称:基础债务以及债务转移均属实,金某应承担债务直接清偿责任。

被告某公司答辩称:第一、某公司与本案不存在任何法律利害关系,不应是本案被告,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债务转移获得债权人同意,已经产生了新的借款关系,转移前的合同关系已经消灭,合同主体已经变更,受让人金某成为合同当事人,是本案适格被告,理应由其承担还款义务。第二、某公司对于公司原股东为金某提供担保的事情并不知情,承诺书签署当时,现法定代表人与全体股东与公司并无关连,从接管至今某公司对债务纠纷以及曾经提供担保等情况一无所知,全某也未主张任何权利或要求承担保证责任。某公司仅作为一般保证人,承诺书中载明的内容符合一般保证的约定,某公司在2013年8月20日企业变更时即已经超过了保证期间,此后没有任何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的要求,只是在2014年4月1日接到法院传票,此时距债务人还款日已经超过两年,距保证人提供担保也已经超过一年,超出法定保证期间。因此,就算是保证人,依法也早就免除了保证责任。综上,请求驳回全某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0年1月8日,金某向全某出具借条,载明:金某于2010年1月8日借用全某100万元,并约定每个月的8日支付月利息65000元给出借人全某,2011年1月8日返还本金100万元及应付的利息,北京昌龙公司对借用人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1年1月7日,金某再次向全某出具借条,载明:金某于2010年1月8日借用全世龙100万元,并约定每个月的8日支付月利息65000元,2011年9月8日返还本金100万元及应付利息,北京昌龙公司对借用人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2年3月13日,金某与金某、金某签订协议书,约定:1、由于金某和金某截止到2012年3月13日为止从金某借取人民币和其他债务550万元,现将仓库建筑、店铺、超市等相关财产权过户给金某,金某在接过财产权后的投资过程中,偿还在借款明细中叙述的金某和金某债务及利息;2、……4、2012年3月13日开始金某和金某的仓库建筑归金英兰所有,以后仓库拆迁时的补偿金也归金英兰所有……7、金某和金某从2012年3月13日开始将仓库建筑、店铺、超市等产权过户给金某,所有经济权都属于金某。协议书后附借款明细,其中载明向全某借款金额为100万元,利息6.5%,每月利息65000元,还款日期3月7日。

2013年2月8日,金某、某公司、北京富成昌龙百货商店共同向全世龙出具承诺书,载明:金某于2011年1月8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四区中心广场商业楼B3区从全某处借用人民币100万元,因公司经营不善等原因,至今未能偿还;2012年3月13日金昌龙及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某与另外一个债权人金某签订协议,约定债务人金某、金某将名下的仓库、店铺以及超市等相关财产权连同全某的100万元债务等全部转让给金某,由金某偿还拖欠全某的100万元本金及利息;鉴于债权人全某对该笔债务转让尚有所顾虑,故债务人金某及北京富成昌龙百货商店、某公司保证,如金某不偿还全某的100万元借款及利息,则由金某及北京富成昌龙、某公司共同偿还该笔借款及利息。协议书落款处,金某、北京富成昌龙百货商店、某公司分别签字盖章予以确认。

       诉讼中,关于借款款项支付,全某解释其于2010年卖了一套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房子,价款450万元左右,其中100万元借给了金某,一次性现金给付。关于已付利息,全某确认收取了2011年2月至2012年7月共计18个月的利息117万元。

诉讼中,金某认为协议书确实曾后附借款明细,但其没有在借款明细上签字确认,故对债务的金额以及利息均不认可,金某最初申请对协议书后附借款明细上“金某”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后撤回了该项申请。同时金某还认为,在上述协议书达成后,金某接收了朝阳区崔各庄乡奶西村仓库,作为实际土地承租方缴纳了2012年度的土地租赁费用,缴纳了自2012年4月至2013年9月的水电费,但金某、某公司与案外人李某恶意串通,在将仓库交给金某经营一年后,又将该仓库土地的承租权变更为案外人合作经营,金某的违约行为严重侵害了金某的债权利益,违反了协议书关于用该仓库抵偿债务的约定,案外人李某为了达到占有仓库的目的,带人强行进入仓库并将金某亲属打伤,金某无法按照与金昌龙、金某达成的协议书对仓库行使占用、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因金某将抵债资产转让给了李某,违反了协议约定,金某不能按照原协议履行还款义务,金某提交了《店铺商铺租赁合同》、发票、水电费收据、委托书、《变更“写作经营协议书”承租方的协议》、收案回执予以佐证。

      另查明,2013年10月29日,金某将金某、金某、某公司诉至本院,要求确认签订于2012年3月13日的协议书第4条有效,金某提出反诉,要求解除该协议书,现该案尚在审理中。

上述事实,有全某提交的借条、协议书、借款明细、承诺书,有金某提交的《店铺商铺租赁合同》、发票、水电费收据、委托书、《变更“写作经营协议书”承租方的协议》、收案回执,有某公司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股东会决议、《出资转让协议书》、收条、营业执照和当事人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均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本院对此予以确认。金某与金某、金某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根据协议书之约定,金某作为新债务人在接过原债务人金某财产权后的投资过程中,偿还在借款明细中叙述的债务及利息,借款明细中列明了应偿还债权人全某的借款本金、利息、还款日期,上述协议内容构成债务转移,现全某作为债权人对此表示同意,该债务转移行为应属合法有效。债权人全某要求新债务人金某偿还借款本金100万元,合法有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关于利息,全某在诉讼中确认已经收取了2011年2月至2012年7月共计18个月的利息117万元,上述标准已经高于法律规定的计息标准,如果调整为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的四倍计收利息,上述金额已经足够偿付自借款发生之日起至今的利息,故全某要求金某再行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金某辩称对全某与金某之间基础债务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并对借款明细上金某的签字申请进行鉴定,但此后其撤回了鉴定申请,应承担相应不利法律后果,现全某提供了其与金某之间的借条,并对款项支付进行了相对合理的陈述,而金某亦在借款明细中对承接金某拖欠全某的此笔债务进行了确认,故对此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关于金某所述其与金昌龙的另案诉讼,现无审理结果,且即使法院判决解除协议书或协议书的部分条款,但在解除之前,并不妨碍全某依据协议书要求金某承担相应债务,解除仅对尚未履行的部分发生法律效力。

      金某作为原债务人,对上述债务转移不持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金某、某公司于2013年2月8日出具承诺书,约定如金某不偿还全某借款及利息,则由金某、某公司共同偿还该笔借款及利息,上述约定应为一般保证,适用一般保证的相关法律规定,现借款明细落款时间为2012年3月13日,而载明的全某此笔债权还款日期为3月7日,从时间逻辑判断,此还款日期应为2013年3月7日,全某于2013年6月24日提起本案诉讼,要求金某、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未超过法定一般保证期间,但本院依法对其主张保证责任的形式做出调整,金某、某公司应就金某上述债务向全某承担一般保证责任。金某、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金某追偿。某公司辩称其与本案不存在法律利害关系,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不予采信。某公司辩称现股东对于公司原股东为金某提供担保的事情并不知情,并不妨碍保证责任的承担,其与原股东如对此持有争议,可另行解决。某公司辩称保证期间已经届满,与事实不符,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第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金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全某债务一百万元;

二、被告金某就上述第一项金某应偿还的债务,向原告全某承担一般保证责任;

三、被告金某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金某追偿;

四、被告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就上述第一项金某应偿还的债务,向原告全某承担一般保证责任;

五、被告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金某追偿;

六、驳回原告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一万三千八百元,由被告金某、金某、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李增辉

人民陪审员张淑云

人民陪审员宋志勇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书记员 林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