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运输投保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保险公司赔偿给 运输公司 还是客户?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7101民初685号

        原告:北京吉安腾达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柴某,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晓静,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主要负责人:齐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北京康盛阳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主要负责人:韩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某,女,北京康盛阳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职员。

      原告北京吉安腾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安物流公司)与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大地保险公司)、第三人北京康盛阳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盛医疗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吉安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柴某、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晓静,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某,第三人康盛医疗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吉安物流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大地保险公司赔偿吉安物流公司保险金517284.63元;2.判令大地保险公司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7年5月,吉安物流公司与大地保险公司签订《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约定吉安物流公司在大地保险公司处购买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保险期间自2017年5月25日零时至2018年5月24日24时止,每次事故损失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全年累计赔偿上限达100万元,保险责任终止。协议签订后,吉安物流公司按约缴纳保险费,并在每批货物启运前以邮件方式投保。2018年1月6日,吉安物流公司承运第三人康盛医疗公司的一套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并在起运前通过邮件向大地保险公司提交起运信息。但在装载时,该仪器由于叉车事故受损。后北京华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评估了损失金额。吉安物流公司向大地保险公司索赔遭到拒赔。

      大地保险公司辩称,一、原告主体不适格,无权提起本案之诉。涉案保险为货物运输险,被保险人应为货主,且根据大地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一保险单抄件、证据二委托书显示,系货主康盛医疗公司授权吉安物流公司进行保险理赔,印证了吉安物流公司原告主体不适格。二、启运时间决定保险标的,吉安物流公司通过邮件投保的是2018年1月8日起运的货物,而涉案受损货物是2018年1月6日起运,与双方合意达成的保险合同无关。涉案事故发生在2018年1月6日,保险责任还没有开始计算。法院不应为当事人创设一个2018年1月6日的保险合同。大地保险公司对涉案货损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1.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是当事人约定将来成立契约的契约,直接目的是固定交易机会,而将来成立的契约合同才是本约。预约保险协议约定了双方后续签订保险合同的缔结义务,但只有在每票货物投保以后,保险公司无异议才成立保险合同关系。本案是运输险,起运时间至关重要,投保人投保哪天,承运人就承保哪天,才涉及到保险合同本约成立和生效问题。2.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第14条投保手续约定,甲方须于每批货物启运前向乙方提交起运信息,属于本保险协议范围内的货物在甲方提交起运信息以后,即视为生效。未在起运前投保的标的,不予承保。同时,保险条款责任起讫约定为保险责任自签发保险凭证和保险货物离起运地发货人的最后一个仓库或储运处所时起,至该保险凭证上注明的目的地的收货人在当地的第一个仓库或储运处所时终止。3.吉安物流公司于2018年1月6日中午12时26分向大地保险公司员工邮箱发送邮件内容清楚的显示货物的起运日期是2018年1月8日。根据保险法第十四条的规定,保险合同成立生效以后,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吉安物流公司申报的货物起运时间是2018年1月8日,保险人承保的也是2018年1月8日起运的货物。涉案受损货物与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没有任何关联。涉案保险合同的保险责任是一个附条件且附期限的责任,只有货物在2018年1月8日运离发货人最后一个仓库时,才会涉及到保险合同成立、生效后保险责任的起算问题。实务中也会有被保险人或投保人提前做运输计划,提前进行投保,实际起运日期跟申报日期会有一定的空档期,对于这个空档期显然不应该要求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三、吉安物流公司作为一个物流企业,2018年1月6日和1月8日都有可能要发货,如果其主张表达错误,将1月6日写成1月8日的话,应举证证明其确实存在表意错误。就算是吉安物流公司表意错误,其作为一个合理的商事主体,应该对自己行为承担相应的后果,保险公司没有任何的错误。四、保险合同具有射幸性,根据保险法的原理以及大地保险公司合法合规的操作,不可能存在先发生货损,再去投保这种可能。因为系统已经形成了,现在报案都已经报不进去了。五、在不影响前述意见前提下,吉安物流公司应该提供整车货物价值证明文件,以证明涉案货物不存在不足额投保问题。六、在不影响前述意见前提下,保险协议约定免赔额是损失金额的10%,这部分应该从吉安物流公司主张的金额中予以扣除。七、吉安物流公司作为涉案货物的实际承运人在明知道叉车到板车运输过程中有一块大石头的情况下,贸然的进行操作,导致叉车侧翻,如果大地保险公司被判决承担赔偿责任的话,大地保险公司保留向吉安物流公司进行追偿的权利。且根据保险条款除外责任的约定,对于被保险人的过失,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八、吉安物流公司与康盛医疗公司在庭审中均认可过双方已经达成协议通过运费抵扣货损的方式进行了赔偿,被保险人康盛医疗公司已经不存在损失。九、吉安物流公司就涉案受损货物提供的发票为增值税专用发票,对于17%增值税部分其可以抵扣增值税销项说,且增值税与货损、保险责任没有因果关系。十、对吉安物流公司主张的货物残值为2万元存有异议,大地保险公司找到了残值收购商愿意看货,看货后提出报价,但吉安物流公司拒绝配合看货。

      第三人康盛医疗公司述称,康盛医疗公司委托吉安物流公司运输货物,该批货物于2018年1月6日起运,在装车时叉车侧翻导致一套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严重受损,不能修复,该套设备价值57万多元。康盛医疗公司已与吉安物流公司口头达成协议,用拖欠的运费抵销吉安物流公司应赔偿康盛医疗公司的货物损失,但尚未履行。另外,康盛医疗公司委托吉安物流公司向大地保险公司索赔,康盛医疗公司放弃向大地保险公司主张赔偿货物损失的权利。但是在吉安物流公司未能依法获取保险赔偿的情况下,康盛医疗公司将保留向大地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

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5月,甲方吉安物流公司与乙方大地保险公司签订《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协议约定:为使甲方为其客户或实际货主所运之货物在运输过程中,遭受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能及时得到经济补偿,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乙方对甲方运输的货物予以承保,并订立以下保险协议…三、年预计保险金额100000000元。四、保险金额及价值的确定基础100%发票金额。五、责任限额1000000元-任一货车及相关运输工具。六、承保条款及承保条件。本协议项下的货物运输适用如下条款: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综合险(详见附件1)…八、运输线路北京-呼和浩特-包头往返。九、保险责任起讫。本协议项下保险责任起讫以保险条款为准。十、保险费率及保险费。保险费率0.01%;预计总保费10000元。十一、绝对免赔额(率)。每次事故绝对免赔3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以高者为准。十二、保险期限,自2017年5月25日零时起至2018年5月24日二十四时止,共计12个月。十三、特别约定。1.每次事故损失最高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2.全年累计赔偿上限为1000000元,当赔款累计达到1000000元时,无论保险责任是否到期,本保险责任自动终止,但投保人/被保险人应缴纳所有保险人已承担保险责任的应付保费。3.每车每次货运最低保费100元。十四、投保手续。(一)甲方于每批货物起运前向乙方提交启运信息(提交方式邮件、传真其中一种方式),属于本保险协议约定范围内的货物,在甲方提交启运信息后即视为生效(包括节假日)。未在起运前投保的标的,不予承保。(二)投保人/被保险人须按照保险协议承保范围向保险人申报货物细节;如有任何与保险协议承保范围内容不符的,须另外向保险人提出投保申请…十五、保费结算。1.投保人于年度保单生效后10个工作日,一次性缴纳全部保险费。2.保险期内,如果投保人累计申报金额超过预计投保金额时,保险人将对多出的部分加收保费;如果投保人累计申报金额低于全部预计投保金额或中途退保,保险人将不退回多出的保费。但可以根据被保险人/投保人需求,延长保险期限1-3月,但以预计总额为限…十六、保证条款。投保人/被保险人应按预保单规定无遗漏地将每一票货物向保险人如数投保。

      上述协议附件《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载明:保险责任包括在装货、卸货或转载时因遭受不属于包装质量不善或装卸人员违反操作规程所造成的损失。除外责任包括被保险人的故意行为或过失造成保险货物的损失。保险责任自签发保险凭证和保险货物离起运地发货人的最后一个仓库或储运处所时起,至该保险凭证上注明的目的地的收货人在当地的第一个仓库或储存处所时终止。但保险货物运抵目的地后,如果收货人未及时提货,则保险责任的终止期最多延长至以收货人接到《到货通知单》后的十五天为限(以邮戳日期为准)。赔偿处理部分第十二条如果被保险人投保不足,保险金额低于货价时,保险人对其损失金额及支付的施救保护费用按保险金额与货价的比例计算赔偿。保险人对货物损失的赔偿金额,以及因施救或保护货物所支付的直接、合理的费用,应分别计算,并各以不超过保险金额为限。第十三条货物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如果根据法律规定或者有关约定,应当由承运人或其他第三者负责赔偿部分或全部损失的,被保险人应首先向承运人或其他第三者索赔。如被保险人提出要求,保险人也可以先予赔偿,但被保险人应签发权益转让书给保险人,并协助保险人向责任方追偿。

      康盛医疗公司委托北京龙安翔物流有限公司将1套(10箱)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从北京运往呼和浩特,北京龙安翔物流有限公司委托吉安物流公司运输该批货物。

      2018年1月6日12时26分,吉安物流公司向大地保险公司预留的邮箱发送电子邮件提交起运信息。邮件记载:申报日期2018.1.8;货物名称、数量、包装为服装、鞋、药品食品、配件设备等;起运地北京;目的地包头;运单号详见清单;车牌号××××××;起运日期2018.1.8;保险金额100万详见清单。

      2018年1月6日14时许,该批货物在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汉龙南站由吉安物流公司装车准备运输到呼和浩特,承运车辆为×××/×××。在装车过程中,该批货物中的一箱货物从叉车上摔落,导致康盛医疗公司托运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主机部分受损。

      吉安物流公司当天报险后,北京华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受大地保险公司委托对2018年1月6日吉安物流公司运输康盛医疗公司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受损案进行了检验,并出具检验报告。报告原因分析部分载明,本次事故原因应为在装车准备运输过程中由于操作不慎造成货物意外掉落所致;损失评估部分载明,康盛医疗公司采购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价格为594760.7元,受损设备应按推定全损处理,受损设备剩余价值为20000元,评估本次事故损失金额为574760.7元;责任判定部分载明,2018年1月6日吉安物流公司向保险人投保,起运日期为2018年1月8日,承运车辆为×××/×××,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经核实本次事故出险日期为1月6日,×××/×××实际发车日期为1月6日,并非1月8日,且吉安物流公司未投保1月6日的运输车,故认为受损货物未投保,本次事故不属于保险责任;公估结论部分载明,受损货物未投保,本次事故不属于保险责任,建议保险人拒赔处理。

      2018年1月23日,吉安物流公司向大地保险公司出具一份申请,说明吉安物流公司2018年1月6日申报的保险启运日期误填为1月8日,申请改为1月6日。

     2018年4月3日,大地保险公司向吉安物流公司出具《保险拒赔通知书》,对本次事故损失不予赔付。吉安物流公司因此提起本案诉讼。

      庭审中,吉安物流公司主张其通过电子邮件向大地保险公司提交的起运信息中起运日期2018年1月8日系工作人员填写错误,×××/×××车辆货物实际启运日起为2018年1月6日。并提交下列证据予以证明:往期投保邮件截图,显示吉安物流公司均是在启运当天向大地保险公司发送邮件申报起运信息,并称将已承运货物两天后发货不符合吉安物流公司开展业务的合理做法;承接货物清单、事故现场照片、物流送达回执7份,拟证明物流送达回执与吉安物流公司1月6日发往呼和浩特、包头的货物清单及车辆信息相符,本案受损货物在1月6日的发货清单中,事故发生后吉安物流公司及时报案且大地保险公司派人进行了现场勘查;2018年1月8日投保邮件截图、鄂尔多斯市元信顺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过磅单,证明吉安物流公司2018年1月8日运输货物的车辆为×××/×××,而非本案×××/×××,而2018年1月8日本案×××/×××车辆不在北京。吉安物流公司申请证人张某、么某出庭作证。张某系吉安物流公司工作人员,其作证称2018年1月6日的电子邮件起运日期系其填报错误。么某系B7183D/×××车司机。经质证,大地保险公司未认可上述证据真实性及关联性,并要求鄂尔多斯市元信顺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出庭接受质证。大地保险公司提交一份吉安物流公司往期投保邮件截图,显示吉安物流公司此前存在提前发邮件投保的情况,并非全部是启运当天投保。吉安物流公司还主张,发送电子邮件并非新的投保行为,邮件应认定为“备案统计或结算凭证”,且大地保险公司从未针对邮件出具过保单或任何凭证,启运日起填写错误不影响合同有效性。

      大地保险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保险单抄件,显示投保人为吉安物流公司,被保险人为实际货主,起运地北京,目的地包头,车号×××/×××,启运日期2018年1月8日等信息,拟证明吉安物流公司并非被保险人,大地保险公司根据吉安物流公司的申报生成了启运日期为2018年1月8日、被保险人为货主的保险单。大地保险公司提交康盛医疗公司向吉安物流公司出具的《委托书》,载明康盛医疗公司授权吉安物流公司代表其公司全权处理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保险理赔事宜等,拟证明被保险人系货主而非吉安物流公司。吉安物流公司质证称大地保险公司从未向其出具过保单或保险凭证,双方履行《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的约定;委托书是双方调解时大地保险公司要求出具的,其公司与康盛医疗公司并非委托关系,二者均有权主张权利。经询问,大地保险公司表示投保时吉安物流公司通过邮件申报启运时间,大地保险公司在系统中录入,生成保单,但是不将保单交付吉安物流公司。

      吉安物流公司申请证人于冰出庭作证。于冰称,其系吉安物流公司装载涉案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的叉车司机,运输该批次货物的车辆为×××/×××;当日大约14时许,其驾驶叉车将成箱的货物运送至货车车厢时叉车发生偏移,货物滑落下来;当时其是为了躲避减速带,车辆偏移后其下车查看发现叉车右前轱辘右侧方有个石头,估计是叉车压了石头发生偏移;开车起步前其看了有没有石头,当时没注意到石头;石头大概有拳头大;其不知道事故具体是不是石头造成的。大地保险公司认为叉车在起步前应当先观察四周确保路面平整没有障碍物,因此吉安物流公司作为叉车司机雇主存在重大过失,即使吉安物流公司系被保险人,大地保险公司根据保险条款也可以拒赔。北京华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检验报告中的事故勘察照片显示,涉案叉车右前轮下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诉讼中,康盛医疗公司出具《补充声明》,载明“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的保险理赔事宜,由吉安物流公司全权自行处理;康盛医疗公司与吉安物流公司之间的运输合同纠纷由双方自行协商解决,康盛医疗公司不再向保险公司主张权利;但是在吉安物流公司未能依法获取保险赔偿的情况下,康盛医疗公司将保留向大地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等内容。吉安物流公司、康盛医疗公司在庭审中表示双方协商以运费折抵货物损失。

      大地保险公司要求吉安物流公司提供整车货物价值的证明文件,以证明不存在不足额投保情形。吉安物流公司未能提供证明整车货物价值的相关证据,但主张与受损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同批次的其他货物为门板、食品等生活物品,整车货物价值不会超过100万元。关于增值税问题,吉安物流公司主张主管税务部门答复本案情形下受损货物增值税进项税不得抵扣销项税,但未提交相关证明。吉安物流公司主张的损失金额系按照北京华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公估的仪器价格594760.7元(增值税含税价格)扣除20000元残值后再扣除10%免赔额计算所得。

      上述事实有吉安物流公司提交的《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检验报告、《保险拒赔通知书》、投保邮件截图、承接货物清单、事故现场照片、物流送达回执、证明、过磅单,大地保险公司提交的保险单抄件、《委托书》、投保邮件截图,康盛医疗公司提交的《补充声明》以及当事人陈述意见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吉安物流公司与大地保险公司签订的《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合同订立后,吉安物流公司向大地保险公司交纳保险费,大地保险公司就吉安物流公司运输的货物承保财产保险。本案争议焦点为大地保险公司对于本次事故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是否应向吉安物流公司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第一,关于本案被保险人的确定。首先,关于被保险人的约定应为保险合同的主要条款内容,而涉案《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及附件《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均未对被保险人作出明确记载,且大地保险公司在承保后亦未向吉安物流公司出具保单。现双方对吉安物流公司是否系案涉财产保险的被保险人产生争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大地保险公司作为保险人,系格式合同、保险条款的提供一方,双方就被保险人的约定产生争议时,应当作出不利于大地保险公司的解释。其次,通常来说,承运人就承运货物投保财产保险,其目的主要是通过保险分散自身风险。如认定本案吉安物流公司系以货主为被保险人投保,保险将起不到分散投保人风险的作用,不符合通常情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本案保险合同所附的《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一般适用于财产损失保险而非责任保险,但是大地保险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就此向吉安物流公司进行了说明。综上理由,在货主康盛医疗公司不存异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本案被保险人为吉安物流公司,其系本案适格原告。

第二,关于本案保险标的物的确定,即涉案受损货物是否投保。根据《预约货物运输保险协议》的约定,吉安物流公司于每批货物启运前以邮件方式向大地保险公司提交启运信息,属于保险协议约定范围内的货物,保险在提交起运信息后即视为生效,且吉安物流公司须按照保险协议承保范围向保险人申报货物细节。因此,保险标的物系基于吉安物流公司邮件申报的货物信息综合予以确定,而非单独依据启运日期确定。吉安物流公司2018年1月6日通过邮件申报的货物,虽然记载的起运日期为2018年1月8日,但是根据邮件记载的货物清单、起运地、目的地及运输车辆等其他信息以及承接货物清单、证人证言及大地保险公司提交的保险单抄件等证据,可以认定吉安物流公司2018年1月6日邮件投保的货物与发生本次保险事故的货物系同一批次货物,运载该批次货物的×××/×××车辆实际于2018年1月6日启运。加之,运输涉案批次货物的×××/×××车辆2018年1月8日确实未在北京启运货物,且吉安物流公司对2018年1月8日实际发车的货物也进行了投保,故本案不存在大地保险公司所称“选择性不投保”的情况。因此,本院认定包含涉案受损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在内的该批次货物已经投保。

第三,关于本案事故发生时是否处于保险责任期间。案涉保险条款关于保险责任起讫的约定为“保险责任自签发保险凭证和保险货物离起运地发货人的最后一个仓库或储运处所时起,至该保险凭证上注明的目的地的收货人在当地的第一个仓库或储存处所时终止”。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大地保险公司怠于签发保单等保险凭证,故本案保险责任起始时点应当以保险货物离起运地发货人的最后一个仓库或储运处所时为准。案涉保险货物系2018年1月6日启运,故本院认定本案事故系发生于保险责任期间。大地保险公司主张保险责任期间应当自吉安物流公司申报的货物启运日期2018年1月8日开始,吉安物流公司应为自身的表意错误承担不利后果。首先,大地保险公司的该项主张与保险条款中关于保险责任起讫的约定不符,无合同依据。其次,关于吉安物流公司申报启运日期错误行为的性质及后果问题。根据双方约定并实际执行的投保方式,吉安物流公司于每批货物起运前提交起运信息保险即视为生效,货物启运日期并非影响大地保险公司是否承保的因素。同时,货物启运日期既非判断保险标的物同一性的决定因素,亦非保险责任期间起始的实质标志。因此,本院认为吉安物流公司虽然申报的货物启运日期存在错误,但是在不影响判断保险标的物同一性、保险责任期间,并且能够排除投保人选择性投保、事故发生后投保的情况下,该信息申报错误不具有交易上的足够重要性,大地保险公司不得以此为由主张免除保险责任。

第四,关于大地保险公司能否以吉安物流公司存在过失主张免责。根据查明事实,案涉保险事故系吉安物流公司的职员驾驶叉车装车时碾压石块所致,考虑石块大小等操作环境具体情况,本院认定吉安物流公司对保险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程度的过失,但不构成重大过失。大地保险公司所提供的保险条款系为货物运输保险设计的格式条款,其中关于保险责任范围、因被保险人过失保险人得免责的条款,未对过失程度进行区分,在本案情形下将排除吉安物流公司的主要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一)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二)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之规定,本院认定相关条款无效。考虑到吉安物流公司对事故发生确实存在过失,本院从公平原则出发,根据过错程度酌定减轻大地保险公司20%的保险责任。

第五,关于大地保险公司是否应对增值税损失承担保险责任。首先,案涉保险合同约定保险金额及价值的确定基础为100%发票金额,本案受损货物的增值税部分记载在增值税专用发票上,且合同并未明确约定保险责任范围不包含货物增值税,故本院认定增值税损失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其次,财产保险以填补损失为原则,因此保险赔偿应当以实际发生损失为前提。按照我国税务相关法规,一般纳税人购进货物或者设备等所负担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载明的增值税进项税可以与增值税销项税进行抵扣。本案吉安物流公司主张增值税损失,应当提供税务机关证明等证据证明受损货物增值税进项税无法进行抵扣。吉安物流公司虽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十条第(二)项规定,非正常损失的购进货物及相关的应税劳务的进项税额不得从销项税额中抵扣。但是,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十条第(二)项所称非正常损失,是指因管理不善造成被盗、丢失、霉烂变质的损失。根据上述规定,无法认定本案情况属于增值税不得抵扣的情形。由于吉安物流公司未能提供证明发生增值税损失的证据及依据,本院对于其主张的增值税损失不予支持。

第六,关于是否足额投保问题。吉安物流公司提供承接货物清单,称清单中与受损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同批次的其他货物为门板、食品等生活物品,整车货物价值不会超过100万元。大地保险公司未能提供初步证据显示涉案批次货物可能存在不足额投保情形,在此情况下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因涉案保险货物推定为全损,本院依据货物含税价格594760.7元剔除17%增值税部分(除以1.17),扣除20000元残值确定损失金额为488342.48元,在此损失基础上扣除合同约定的10%绝对免赔额,并酌定减轻大地保险公司20%的保险责任,最终酌定大地保险公司赔偿吉安物流公司保险金341839.74元(488342.48元×70%)。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北京吉安腾达物流有限公司保险金341839.74元;

二、驳回原告北京吉安腾达物流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486元,由原告北京吉安腾达物流有限公司负担1521元(已交纳),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负担2965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丁晓云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王继玉

书记员赵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