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华
工作简历
律师

教育背景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有十多年诉讼案件办理经验,办理过数千件诉讼案件,担任多家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专业知识扎实,秉承“做人以诚,做事以信“的执业理念,成功代理了许多诉讼争议案件及非诉调解案件,部分经典案例在多家专业网站上登载。

业务范围
公司拖欠设备安装费及人工服务费怎么起诉解决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3民终79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富鹏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彭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某,河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东宏通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英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富鹏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富鹏混凝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东宏通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宏通设备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121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富鹏混凝土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王某,被上诉人东宏通设备公司之法定代表人李某、委托代理人李英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2月,东宏通设备公司诉至一审法院称:2007年东宏通设备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签订了协议书,约定由东宏通设备公司承担富鹏混凝土公司锅炉房生产供气、生活采暖的锅炉运行及锅炉房全面管理,富鹏混凝土公司向东宏通设备公司每年支付85000元的人工费及年检费。东宏通设备公司一直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服务到2014年。在双方合同履行期间,东宏通设备公司均按双方所签协议完成了约定的事项。在最终核算时,富鹏混凝土公司陆续欠东宏通设备公司共计395594.5元。在这过程中富鹏混凝土公司曾给东宏通设备公司出具过两张35万元转账支票,但由于富鹏混凝土公司原因转账支票无法兑付。因双方关系一直良好,东宏通设备公司不想破坏双方的关系,所以一直未通过诉讼向富鹏混凝土公司催要,但经东宏通设备公司多次索要后,富鹏混凝土公司一直让东宏通设备公司再等一等。无奈,东宏通设备公司只有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富鹏混凝土公司给付东宏通设备公司拖欠的395594.5元及利息103978.22元;拖欠的煤款87000元及利息47684.7元。

      富鹏混凝土公司辩称:不同意东宏通设备公司的诉讼请求。东宏通设备公司不应将不同的法律关系混在一个案件中起诉,而应一案一诉。本案案由是一级案由,对方应该选个三级案由来起诉。东宏通设备公司在起诉书的陈述与客观事实不符。东宏通设备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在2007年到2008年间存在合同关系,东宏通设备公司履行了锅炉运行维护的义务,富鹏混凝土公司应当给付总运行维护款170000元(每年85000元,共两年)。2007年10月29日富鹏混凝土公司委托东宏通设备公司对锅炉进行调试并更换配件,东宏通设备公司履行了合同义务,富鹏混凝土公司应付10114元。2012年10月根据双方签订的北京市建筑安装工程结算书富鹏混凝土公司应付东宏通设备公司31788元。综上,富鹏混凝土公司应付211930元,我方已经付了210000元,就剩余的1930元我方虽没有证据,但是我方也已经给了,所以不同意东宏通设备公司的诉讼请求。东宏通设备公司主张的利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东宏通设备公司主张的煤款没有事实依据,提供燃料用煤是富鹏混凝土公司负责的,富鹏混凝土公司没有向东宏通设备公司购买过燃料用煤,也没有请求东宏通设备公司垫付煤款。2013年5月13日地泵打灰款,与本案无关,且富鹏混凝土公司也已经付了。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是合作关系。东宏通设备公司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烧锅炉及提供锅炉安装服务。

      庭审中,东宏通设备公司提交自己制作的对账单,东宏通设备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签订的若干协议、协议书、锅炉供暖协议书、工程预算书,东宏通设备公司出具的说明,以及富鹏混凝土公司出具的两张空头支票,欲以证明东宏通设备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间的合同关系,以及东宏通设备公司履行了合同义务,富鹏混凝土公司的欠款情况;提交录音及文字整理材料,欲以证明东宏通设备公司向富鹏混凝土公司主张权利未果;提交照片若干张,欲以证明季×曾在富鹏混凝土公司就职,担任经理;提交安全阀校验报告,欲以证明东宏通设备公司已经履行合同义务;提交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转账支票签收单,欲以证明富鹏混凝土公司付款的支票其未兑付,已经将支票退还富鹏混凝土公司会计缪×;并申请富鹏混凝土公司的前经理徐×、东宏通设备公司职工李×、王×出庭作证。徐×称其从2007年5月29日至2011年3月1日是富鹏混凝土公司的总经理,季×在2011年3月1日至2014年5月份是富鹏混凝土公司的总经理,东宏通设备公司一直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烧锅炉的服务。李×、王×称东宏通设备公司一直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检修锅炉、油炉,安装锅炉、暖气、外线等服务。

庭审中,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交北京农村商业银行转账支票两张、收条一张、中国光大银行转账支票一张,欲以证明富鹏混凝土公司已经付款21万元。

      经询,富鹏混凝土公司认可东宏通设备公司2007年、2008年为东宏通设备公司提供烧锅炉服务,费用为17万元;就之后的烧锅炉,富鹏混凝土公司称系自己烧锅炉,但就此未举证。富鹏混凝土公司认可东宏通设备公司提供的2007年10月29日所签协议中的欠款10142元以及2012年10月所签订协议中对应的工程款31788元。

      又,富鹏混凝土公司认可其已经给付的21万元中有8万元是通过票号为21618734的北京农商银行支票给付的。经查,该支票未兑付。

       再,富鹏混凝土公司就其主张已经向东宏通设备公司给付了地泵打灰款一事未举证。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东宏通设备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双方存在的争议点在于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签订合同后的履行情况以及富鹏混凝土公司给付款项的情况。就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签订合同后的合同履行情况,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双方举证情况,法院将酌情认定。就利息,从东宏通设备公司提交的录音来看,东宏通设备公司从2014年10月就开始向富鹏混凝土公司主张权利,故利息起算点从2014年10月1日起算,利率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准。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北京富鹏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北京东宏通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拖欠的款项三十八万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给付自二〇一四年十月一日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银行利息;二、驳回北京东宏通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判决后,富鹏混凝土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应当查明三个基本事实,即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多个合同的签订情况、每个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每个合同关系存在的前提下上诉人尚欠款项多少,一审法院进行酌情认定属于不当;一审法院法律适用错误,东宏通设备公司对已经履行合同义务的事实(即富鹏混凝土公司欠款的事实)未能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东宏通设备公司应当负有举证责任。富鹏混凝土公司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东宏通设备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由东宏通设备公司承担。被上诉人东宏通设备公司不同意一审判决结果,但未提起上诉。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

       上述事实,有相关书证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二审法院主要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本案的主要焦点问题包括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之间合同的履行情况、欠付款项情况以及举证责任问题。

       根据现有证据,富鹏混凝土公司与东宏通设备公司先后于2007年11月8日、2008年11月签订了协议书,约定东宏通设备公司承担富鹏混凝土公司2007年11月15日至2008年3月15日、2008年11月至2009年3月锅炉房生产供气、生活采暖的锅炉运行及锅炉房全面管理。富鹏混凝土公司认可东宏通设备公司2007年、2008年为其提供烧锅炉服务,费用为17万元。东宏通设备公司在一审中提交了由富鹏混凝土公司法定代表人彭付江签字的锅炉供暖协议书,约定2012年11月15日至2013年3月15日东宏通设备公司承担甲方锅炉房生产供气、生活采暖的锅炉运行及锅炉房全面管理,富鹏混凝土公司对该份证据上彭付江签字的真实性表示认可。东宏通设备公司还申请了多个证人出庭作证,证明东宏通设备公司一直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烧锅炉的服务。本院认为,根据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富鹏混凝土公司法定代表人彭付江之间签订的多份协议以及证人证言,可以认定东宏通设备公司自2007年至2013年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了烧锅炉服务。东宏通设备公司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富鹏混凝土公司否认2009年之后东宏通设备公司为其提供烧锅炉服务,但未有充分证据予以证明。

      关于东宏通设备公司与富鹏混凝土公司之间的款项支付以及欠付问题。富鹏混凝土公司主张已经向东宏通设备公司支付了款项,包括由北京市发利达商贸有限公司先后在2007年11月27日、2008年2月4日出具的五万元转账支票各一张,两张转账支票上均加盖有张×印章,张×系富鹏混凝土公司法定代表人彭付江的爱人。东宏通设备公司认可收到了上述十万元。

      东宏通设备公司提交了两张空头支票,包括一张加盖有张×印章的出票日期为2008年10月31日的30万元转账支票,欲证明富鹏混凝土公司欠付其款项的情况。富鹏混凝土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富鹏混凝土公司认为,该张30万元转账支票与本案没有关联,出票人并非富鹏混凝土公司,不是富鹏混凝土公司向东宏通设备公司支付的款项。本院认为,结合富鹏混凝土公司多次向东宏通设备公司支付款项均是以加盖张×印章的转账支票进行的事实,且张×与富鹏混凝土公司法定代表人彭付江为夫妻关系,因此,可以认定东宏通设备公司的证明目的成立,可以认定在2008年10月31日的时间节点上,富鹏混凝土公司欠付东宏通设备公司的款项至少为30万元。

      富鹏混凝土公司认可其给付的21万元中有8万元是通过票号为21618734的北京农村商业银行支票进行的,该张支票出票日期为2009年2月28日,加盖有张×印章,富鹏混凝土公司认为该8万元属于已经向东宏通设备公司支付的款项,经查该支票未兑付。关于该8万元的款项支付内容,东宏通设备公司主张是2009年(2008年11月15日至2009年3月15日)烧锅炉的费用85000元,富鹏混凝土公司当时就给了8万元的支票,该张8万元的支票与30万元的支票支付内容不同。本院认为,综合上述30万元和8万元空头支票的情况,可以认定,在2009年2月28日的时间节点上,富鹏混凝土公司欠付东宏通设备公司的款项至少为38万元。

      需要说明的是,东宏通设备公司除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烧锅炉服务以及设备安装等工作外,东宏通设备公司还认可其使用了富鹏混凝土公司的混凝土并冲抵了部分欠款,对此,本院不持异议。再结合法院认定的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东宏通设备公司为富鹏混凝土公司提供了烧锅炉服务、暖气安装工程等事实,也可以综合认定目前富鹏混凝土公司欠付东宏通设备公司的款项应当在38万元之上。虽然东宏通设备公司不同意一审判决给付欠款38万元的结果,但是其未提起上诉。

      综上,富鹏混凝土公司的上诉请求,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双方举证情况,酌情确定富鹏混凝土公司给付东宏通设备公司38万元,并无明显不当。对于富鹏混凝土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10142元,由北京东宏通水电设备安装有限公司负担1142元(已交纳),北京富鹏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负担9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10142元,由北京富鹏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齐晓丹

审 判 员  夏 莉

代理审判员  陈 茜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钰鑫